个性定制

CAS:孙杨撕毁检测单保安砸碎血样瓶

发布时间:2022-07-11 20:37:08 来源:龙8国际游戏官网 作者:龙8手机网页版

  北京时间3月4日晚上,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对外发布了孙杨案件的仲裁报告,里面详解了所有的争议点和此前不为人知的细节。我们将这份长达

  1、在检测官已经警告过不上交血样瓶的后果后,孙杨向检测官施压,拿回检测瓶,并让保安砸毁检测瓶,取走血液样本,并撕毁了之前已经签字的检测表:

  CAS仲裁报告第13条:在孙杨和他的团队准备收回已检测好的血液样本时,DCO有警告过他们会造成的后果。在孙杨的施压下,DCO和BCA从保管箱拿出了瓶子,交到了孙杨手中。

  CAS仲裁报告第14条:当DCO表示IDTM的任何东西都不能留下时,孙杨让他的人员砸掉了一个瓶子,试图将血液样本取出来。这样DCO只能拿走被损坏的瓶子,而不是血液样本。装有血液的兴奋剂瓶子被一位保安用锤子砸坏,孙杨则在一旁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协助。血液样本完好无损,被孙杨拿走。

  CAS仲裁报告第16条:在DCO在场情况下,运动员损坏了兴奋剂检测表格,将自己之前签好名的表格撕掉。

  2. 三名药检人员资质均合格。根据来自IDTM的Neal Soderstrom的说法,过去的六年里,IDTM公司所进行的样本采集一直遵从的是同一套规定,而“检测人员向运动员提供个人授权证明”从来就不是规定的一部分。且仲裁小组察觉到,孙杨队医巴震在提供证词时闪烁其词,没能够充分证明IDTM在2018年9月4日所进行的这次检测中,所出示的证件与以往有任何不同。

  第8条:兴奋剂检查官(DCO)此前检测过孙杨,孙杨知道他。这位兴奋剂检查官对孙杨出示了IDTM的身份证以及FINA向IDTM授权的通用信函;检测助理(BCA)向运动员出示了政府发布的身份证,采血助理出示了初级护士专业技术资格证书。

  第239条:运动员(指孙杨)证明,自2012年以来,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对其进行的其他59次赛外检测中,检测人员都向他出示了相关的“文件与证书”。值得注意的是,运动员没有回应一个问题,即“在以往的哪一次检测中,检测人员提供了单独的授权证明”。

  而CAS认为,孙杨在庭审中提到的理由无法合理解释他的过激行为,特别是不能解释为什么他不能按照规定允许的方式先接受采样检查,随后再申诉抗议。

  第310条 :仲裁组认为,运动员正确的行动指南就是:运动员在当时(之后)记录他对整个药检过程的不满与质疑,并允许DCO带着样本离开,事后可以进行反馈和投诉。

  第355:运动员犯下严重错误,他参与了上百次检测,必须意识到拒绝完成样本采集时冒着巨大风险。令人吃惊的是,他在听证会上从未对自己的行为表示过遗憾,他没有表示如果当时采取不同方式可能会更好。

  5. CAS认为孙杨最初也认同了三位检测人员的资格,是主观上不愿意血样被带走。

  第9条:孙杨声称他在对方出示证件时就质疑过这些证明,不过这是有争议的。因为他看起来完全同意这些证明,他签了兴奋剂检测表格,也配合采了两个血液样本。这些都密封在玻璃瓶子列,储存在保管箱里。

  第327条:即使运动员和他的母亲的回忆是完全正确的,在专家组看来,还远远不能被确认是主检官告诉过运动员“如果你能拿出血样,就走吧”和“你自己想办法”。这些并不足以证明主检官建议运动员去销毁血样,也不能证明主检官是主动结束了采集工作。

  6. 孙杨涉嫌恐吓检测人员,尿检官涉嫌作伪证。此前孙杨方提供了一份尿检官在2019年10月21日发表的书面声明,其中尿检官声称是建筑工人,没有接受过培训,也并不具备检测资格。

  但根据相关机构在2018年1月26号的一份专业证明文件:两位助理都经受过培训,是具备足够资质专业人员。第276条:“档案中有一份2018年1月26日签署的文件,标题为‘声明保密原则’,其真实性没有异议。他说,我在此声明我通过IDTM和认证的DCO培训,并被要求在2018年期间担任样品收集样品助理。”CAS仲裁报告表示,这位兴奋剂检测助理在2018年初的声明中,确认已接受过培训,并认同了保密协议。

  CAS认为,尿检官的书面证明距离孙杨“暴力抗检”事件(发生在2018年9月4日)已经相隔一年多,且孙杨及其团队在此期间已经与俩人取得联系,并表达了对他们及其家人在身体健康和经济方面的“担心”。导致他们都感到十分“恐惧”,可能会遭受孙杨和他的团队、支持者们在不同程度上的报复,孙杨方面存在恐吓嫌疑。

  因此尿检官的声明相比2018年的那份官方证明文件,并不可信。不能作为证据。

  第122条:2019年12月20日 WADA声称这名运动员(孙杨)在社交媒体上对兴奋剂检查官有恐吓和报复行为,但被这名运动员否认。这名运动员强调WADA发在社交媒体上的英语翻译内容是不对的。根据这位运动员的说法,这份抱怨的内容没有提到兴奋剂检查官的名字,因此不应该被视为是企图恐吓和报复兴奋剂检查官。

  7. 孙杨的母亲被CAS提起了多达12次。孙杨承认,他的母亲杨明曾与血样采集助理(BCA)以及兴奋剂检测助理(DCA)联系,但只是为了“收集此案的有关信息并寻求他们的帮助”,从未试图恐吓或威胁他们。但根据相关规定,孙杨方面以及其团队成员,应该被“禁止与作为本案重要证人的样本采集人员产生进一步直接或间接接触。”

  WADA进一步指出,孙杨的母亲在网上公开发布了关于兴奋剂检查官(DCO)和血样采集助理(BCA)的视频,而根据规定,只有运动员或代表他的人才能做这件事。

  WADA还表示,有人曾代表孙杨联系了血样采集助理(BCA)工作医院的监管部门,要求跟血样采集助理(BCA)会面。

  第314条最后:主检官对运动员未能听取警告负有一定责任;或者说,运动员及其团队,还有她似乎对儿子起了最无益作用的母亲,有权无视主检官的观察。

  CAS强调,孙杨在证词中没有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愧疚,反倒是试图将责任推给他的随从人员,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第356条: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位运动员没有对自身行为有过丝毫悔意,他反而坚持立场,还全力将自己的错误归咎于他人。

  “作为一位世界级的运动员,孙杨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但这不意味着他可以凌驾于法律或法律程序之上。”CAS强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对孙杨和其他运动员都是如此,所以他必须遵守。”

  第358条:在2018年9月4日的抽样过程中,这位运动员试图自己解决问题。更出乎意料的是,在听证会总结发言过程中,他邀请了一位不名的、未提前通知的人士参加,直接坐在他旁边作翻译。

  他似乎认为没有必要寻求专家组的许可,或以其他方式表明要尊重他人或既定程序的权威。该运动员是一位世界级的运动员,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体育成就;然而,他并不能凌驾于法律或法律程序之上。规则对他适用,就像对所有运动员一样,他必须遵守。

  在CAS的这份长达78页的仲裁报告面前,有人似乎慌了。北京时间3月4号晚,CAS的报告公之于众后,孙杨删掉了此前的四条关键微博,分别是:

  三、2月29日,孙杨晒出尿检官武先生手写的说明书,并配文到:“陪审团特别确认了负责此次药检的工作人员遵循了国际药检标准条例(ISTI)所提出的全部适用规则和要求。这就是此次检查的‘尿检官’。”

  这四条在网络上引起巨大呼声的关键证据,目前均已被删除,这又是为何?是心虚?还是突然意识到了,舆论的洪水猛兽已经足以将他吞噬?殊不知删微博和发微博同样是一种表态,在CAS公布仲裁报告的敏感时期,慌乱的删掉此前的四条重要证据,是惊觉再也瞒不下去了吗?而更令人头疼的是风口浪尖的孙杨并不孤独,他还有一个爱写朋友圈的母亲与他同行。

  可是扩散出去的信息,删除与否,还有用么?就像人们说的,你的删除,也是别人的复制截图。孙杨事件,可以用来说明如果将审判完全交给舆论,那么苏格拉底会如何再被投死一次。从听证会到后来的微博,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孙杨及其团队在药检门事件上的盲目自信和无知。在公关层面,从一开始就是将药检门当做一个流量事件来处理,不断地煽动情绪巩固人设圈住粉丝;在法庭上,也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对程序和流程的尊重;在人员团队方面,屡屡场外操作,让孙杨陷入混混沌沌不清不楚的关系中。

  就这样,孙杨还能翻案么?至于依旧不明真相的人们有时间可以多多看看听证会的视频,很多东西一目了然。

龙8电子游戏平台|官网-首页网页版:版权所有:粤ICP备14321206号-1   Powered by :www.fjofa.cn